卡尔文循环

舰R唯一誓约舰俾斯麦。
没救的非洲咸鱼。
想和俾斯麦一起去世界旅行。

新人提督的第一篇文(不知为啥就想写下来了……)

新人提督

秘书舰胡德发现她的提督有个坏习惯,喜欢咬手指,特别是在紧张不安的时候,例如观察舰队战况,就会控制不住地咬,就好像已经是一种反射一样。往往一场出征之后,提督的手指头的指甲旁边会很大概率会出现一条又细又长的血口,只是这个时候提督才会觉得疼,才会把手指蜷缩起来包进手掌,然后不以为意地再在下一次出征后继续忘乎所以地咬。胡德也曾经提醒过提督,但是她的提督只是在被她发现后不好意思地笑一笑,但是转过头盯着战况显示屏的时候却又习惯性地将缩回去的手继续放在嘴边。这样几次之后胡德只好加强提醒力度,在提督把手放在嘴边的一瞬间就用手中的书或者是报告打一下那只不听话的手,或者是清一清嗓子,这让提督非常不自然,没有了可以咬的手,紧张不安的情绪就直接显示在了脸上,紧皱的眉头都让额头上多出了几道沟。


在战况最紧急的时候,也是提督的手指面目全非的时候。“没地方可咬”的提督只好从办公室翻出放了大半年的口香糖,因为放置时间长而变得比之前硬的口感让提督有了一个掩饰紧张的新动作,那就是不停地咀嚼咀嚼,看到敌人就更加用力地咀嚼,就好像是打算把敌人嚼碎吞下去一样。胡德站在提督身后,看着显示屏的光一闪一闪,微微侧一侧脸就可以看到提督因为卖力地嚼啊嚼的动作导致脸上的表情在显示屏的映衬下变得莫名狰狞起来,她就无端生出一种发自内心的笑意。每当这时,她都会回想起,她的提督曾经在一次出征失利后抓起头上的军帽摔到地上毫不掩饰地说,自己宁愿亲自上战场,也不愿意待在安全的地方看着同伴受伤。她也记得,在英国舰船和德国舰船发生争执后,提督并没有追究任何人,而是说,她们的曾经都是因为人类的欲望和贪婪而造成的,战争是人类的过错,不是她们的,不希望她们用不属于自己的错误惩罚她们自己。


她们的提督,有的时候像个孩子一样,固执己见、不听劝告,有的时候又是一个可靠的指挥官,沉稳大度、沉着冷静,但更多时候极度不可靠,丢三落四、自由随性,有时却能说出一些很有道理的话,就像称呼她们为同伴一样,让她们觉得不可思议。总之就是这样一个提督,能够一直相互理解,并肩作战,也算是一个好的结局吧。胡德这么想着,将目光从出征胜利的画面移开,身边的提督早就在抱怨口香糖已经没味道了下次换个牌子之类的话,她明白她的提督说这些令人费解的话只是过于紧张想好好发泄一番罢了。


最后:为什么要选择胡德作为秘书舰?因为我的船舱里最好的船除了胡德就是华盛顿和阿拉斯加关岛之类的,还是觉得胡德比较适合秘书舰嘛……(这么久了依旧没有俾斯麦……)


评论(6)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