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文循环

舰R唯一誓约舰俾斯麦。
没救的非洲咸鱼。
想和俾斯麦一起去世界旅行。

即将拥有有且仅有一艘的婚舰之前的随想

俾斯麦总是听提督身边比她早来提督府的舰娘们说,提督之前特别爱大建,就算是快没资源了也不会停手,每次总是站在建造工厂门口双手握紧放在身前,闭上眼睛低声嘀咕着什么,睁开的双眼里都是期待与坚定,还有信徒的虔诚。


出现第一次530的时候,提督当天兴奋得整个人都像是要飘起来一样,但是没过多久就一个人把自己关进了办公室,连提督秘书逸仙都没办法把门敲开。后来提督到大建工厂迎接新同伴的时候,眼里全是了然的神色,还夹杂着一丝难以察觉的遗憾。用英语向华盛顿表示欢迎之后的第二天提督义无反顾地继续投入了大建。


没多久第二个530出现了,提督站在建造工厂里,还是重复着之前的动作,朝着天空默念着什么,这次眼中充满了期待、激动和坚决。趁着还有时间,提督还特地临时抱佛脚地向翻译官逸仙学习了几句不同于之前两个国家的语言。


漫长的等待过去了,从蒸汽和烟尘中走出来的是俾斯麦,提督就站在她面前,这时出乎寻常的冷静,但是颤抖的双手还是暴露出了此刻的心情。


“我是德意志科技的结晶俾斯麦,请牢记在心。”俾斯麦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提督也终于用上了只在军校训练时重复无数遍的军姿和军礼,随后用蹩脚的德语说了一句“欢迎回港。”这句话听得当时的俾斯麦愣住了,估计是发音太奇怪了,不过最后她还是明白了提督的意思。


“在此之后提督就很少大建了,有的时候甚至几天都不会去建造工厂那边。我们大家起初都觉得非常奇怪,也有人去问了提督,不过提督只是说目前的舰队配置足够了,并且自己的运气基本上用光了,不需要再耗费资源大建了。后来的情况你也知道了,提督确实是开始开拓未知海域,幸好有之前攒下来的资源,我们才能一路到达4-1。”从提督上任不久就跟随提督的天龙对俾斯麦说,“这也算是提督的黑历史了,几乎每一个新来的同伴都会听到提督的这个故事。”


俾斯麦点了点头,不过她还是有些奇怪,为什么提督等到她到来之后就不再大建,随后让她一直作为第一舰队的旗舰,到目前为止从未更换,这样的举动在其他舰娘看来无可厚非,毕竟她是提督手中本来就不多的高速战列舰之一,实力摆在那里。但是俾斯麦总感觉其中有些什么秘密,或许正是提督不愿意说出来的秘密。


直到有一天,提督因为熬夜太狠而伤风,发烧住进了医务室。俾斯麦刚刚远征回港,就被逸仙以讨论舰队编制为由叫到医务室。“提督在发烧神志不清的时候,一直都在重复着你的名字。”逸仙说,俾斯麦有些反应不过来,“我的……名字?”“你可能听说过提督突然有一天停止一切大建的故事吧,在此之前提督一直都对天发誓,说只要你能够到来,其他的什么都可以不要。提督还不止一次告诉我,说最喜欢的战舰是俾斯麦,无关乎国籍,也和阵营无关,只是喜欢你对国家的忠诚和愿意牺牲一切的信念,这也是提督一直以来崇尚和敬重的精神。提督还预见总有一天你会和曾经的敌人发生冲突,想亲自对你说,也是对大家说,不要拿人类的错误惩罚自己,这一次要活出自己的人生。只是提督的语言水平很有限,目前还不能亲自用其他国家的语言来表述这句话。”


大病初愈的提督对俾斯麦知道了真实情况这件事一无所知,只是一直记得自己的办公室抽屉里有从海军学校毕业成为一名提督时发下来的一枚戒指,提督觉得是时候用的上了,“俾斯麦将会是我有且仅有的婚舰。”对着天空说出了誓言,提督坐了下来,继续自己的德语学习。


后续:


1.当时入舰N的坑,实际上是因为我一眼看到朋友的俾斯麦就喜欢上了。后来又了解了相关历史,确实只是纯粹的喜欢俾斯麦的忠诚和刚强。而且,也在我的现实生活里带给了我勇气和力量。


2.当时刚入坑就只知道大建,我也确实发过誓,第一次530我心里其实已经预料到不会是俾斯麦更不会是提尔比茨。不过第二次530我就知道是俾斯麦了。


3.誓言是有效果的,往后的任何大建,无论是朋友觉得好玩非要帮我大建,还是有的时候想试试运气,都没有再出过货。


4.自从有了俾斯麦,就把她放在第一舰队的旗舰一直没换下来,我的第二个誓言也就是要让她成为我有且仅有的唯一婚舰。


5.虽然朋友建议说改造胡德比改造俾斯麦对舰队帮助更大,但是我依旧想让俾斯麦成为我第一艘改造的战列舰。没错这就是第三个誓言。


6.有时我也觉得自己简直不可理喻,超级固执来着……说起来估计往后越来越成熟的我再也没有这样固执和任性的机会了。




评论(6)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