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文循环

舰R唯一誓约舰俾斯麦。
没救的非洲咸鱼。
想和俾斯麦一起去世界旅行。

提督与俾斯麦 二

提督见到了改造完成的俾斯麦。


与改造之前判若两人,从头到脚,从气质到表情都完全不同。提督愣住了,愣了很长时间,内心一种名为愧疚感的野兽正在撕扯着神经,让这种感觉蔓延到全身各处,还夹杂着害怕、恐惧和悲伤。


漆黑的制服,映衬着显眼的银白色头发,还有那一双红色的双瞳。看不出曾经属于她的认真与坚强,也看不出属于军人的英姿。冰冷,这是提督第一印象,浑身散发的寒意,和击溃一切的傲然威严。


提督很愧疚,如果不是自己不经过侦察,被胜利冲昏头脑,贸然派遣第一舰队进入E3最后的海域,俾斯麦不会需要依靠改造来保全生命,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提督也很害怕,害怕眼前的她不记得自己是谁,不记得她是唯一的誓约舰,不记得她曾经亲口说出来的誓言;提督同样很恐惧,因为那个熟悉的火药硝烟的味道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来自深海的冰冷气息。


提督好不容易把自己从复杂的情绪中扯出来,就发现面前的人看着自己的目光中,似乎也包含着许许多多的东西,在这一瞬间提督仿佛是被什么击中了内心,如同冰雪融化,江河溃川,巨大的轰鸣声充斥着所有的感官。自己是多么自私啊,只想到自己的情绪,并没有想到在那个冰冷的海水中,想要守护自己誓言的她却只能缓缓沉没是多么痛苦,没有想到她在改造之后担心自己的提督能不能接受她现在这个样子,内心有多么不安和焦急。


面对面站着却一句话也不说的沉默氛围被提督下一个瞬间的动作彻底击碎,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提督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随后在俾斯麦惊讶的目光中,提督将她紧紧抱住。“都是我的错,我没能好好守护你们……我太自私了,完全忽略了你的内心……”在断断续续的夹杂着中文和英语的话语中,俾斯麦听出了隐藏着的轻微抽泣声,感觉到了滚烫的水滴正在源源不断地滴落。


“提督。”清冷而平静的声音响起,提督感觉到自己面前笔直而僵硬的人随着这个熟悉的称呼伸出手臂环住了自己的背,而这个词末尾气息的轻颤出卖了这个表面冰冷的人的内心,还有眼角闪烁的泪光。“我回来了,我会一直陪在您身边,我不会忘记自己的誓言。”“欢迎回港,俾斯麦!”提督强迫自己的气息稳定下来,用依旧不顺溜的德语回答道。


当两个人都收拾好了自己的情绪之后,提督恢复了镇定,只是红红的眼眶和脸颊上的肿胀让原本严肃的表情变得有些喜感。俾斯麦也恢复了冰冷的样子,只是那双红色的眼睛里多了一丝柔和。


两个人都没注意办公室大门从一开始就开了一道小缝,三双眼睛一直盯着里面。


“看来提督和俾斯麦之间没问题了,来的路上我还在担心他们碰面之后会发生什么事情。”提督秘书兼翻译官逸仙似乎是松了一口气。在带改造后的俾斯麦来到办公室的路上,俾斯麦似乎显得特别紧张不安,这让她有些担心。


“事情还算是圆满结束了,有我们的监督,提督不会有事的。”远征队长天龙扶了扶眼镜。


“……”还有一位在旁边并没有发表任何言论,不过从表情上来看,似乎充满了同伴归来的喜悦,但是又夹杂着不安。


“胡德?你怎么了?”逸仙察觉到身边人的沉默,开口问道。


“噢……我只是高兴,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看着逸仙温和的笑容,胡德吞吞吐吐起来,“还有……我担心威尔士亲王和俾斯麦以后会起冲突,因为……那个时候……”


“不用担心,胡德。”逸仙重新把目光投向门缝中的办公室,提督和俾斯麦正在商量着什么事情,两个人的表情都很严肃,“提督肯定想到了这一点,相信作为唯一誓约舰的俾斯麦,能够不负提督的期望,顺利处理好这件事情。”


END


后续:大中午的时候写的,难得的太阳非常温暖,在这样的环境下一激动就写出了这篇文……现在太阳快下山了,温度下降了,头脑冷却下来之后,就没有后续了……(原来我是冷血动物不是恒温动物X)


PS 这里使用了改造就是深海归来的设定,毕竟E3全家桶真是杀伤力太大……还有俾斯麦改我还是略微有些接受不能,都这么多天了……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