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文循环

舰R唯一誓约舰俾斯麦。
没救的非洲咸鱼。
想和俾斯麦一起去世界旅行。

俾斯麦与提尔比茨

​提督将俾斯麦单独叫到办公室,告诉她提尔比茨五个小时前在探索未知海域的联合作战中遭到深海舰队的袭击,不幸沉没了。

俾斯麦听到这个消息时,脸上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依旧严肃地看着提督,冰蓝色的双眼里没有丝毫动摇的情感。没有看到俾斯麦意料之中的表现,提督心里更加愧疚和不安,不敢再看那双眼睛。

俾斯麦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发出任何声响,只是向提督敬了个礼,用冷静到异常的语气感谢第一时间告诉了她这个消息,随后就离开了。提督看着离开的人的背影,感觉到了散发出来的能够席卷世界的的悲伤。

从此以后,俾斯麦变得比之前更加沉默和冰冷,对待其他舰娘也永远只是公事公办的态度,就是面对威尔士亲王她们的挑衅时也选择了无视,仿佛把自己的所有情感冰封了起来。如此之外,不论是工作还是战斗,都和往常一样负责高效,仿佛这个消息没有给她带来任何影响。但是提督知道,能够让她真心释放内心的爱的人,去表达真实的自己的人,最亲的人,已经不在了。俾斯麦也不再是过去那个身为姐姐的俾斯麦了。

提督也曾经劝过俾斯麦,不要把悲伤一个人藏在心里。俾斯麦回答说,她没有悲伤,她为提尔比茨感到骄傲,在战场上牺牲是无上的荣耀。说这些话的时候,俾斯麦表情平静,眼睛里没有任何情感。

但是某个晚上,提督看到这个坚强的军人一个人站在港口,一动不动地面对着夜晚深邃的海洋,好像在等待着谁。夜晚的一片寂静中,只能听到轻声的抽泣声,还有从未出现过的温柔的声音。“如果可能,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上战场……我还是没能保护好你……”

提督来到战列宿舍,敲了敲门,房间里一个懒懒的声音做出了回应。推开门,提督就看到提尔比茨窝在被子里翻着漫画书,房间里四处都堆着书本和其他的周边。提督还没开口,提尔比茨就问她的姐姐出征这么久怎么还没回港。提督心里咯噔一下,原本平常的表情瞬间破碎,手里拿着的阵亡确认书也飘落在地上。

房间里的气氛霎时间就变得异常沉重,觉察到不对劲的提尔比茨从书后面抬起头来直视着低头沉默不语的提督,心里瞬间就有了答案。“提督,姐姐曾经说过,战死沙场是她的荣耀,你应该明白的。我为她感到骄傲。”提督抬起头来,被泪水模糊的双眼看不清东西,但是提尔比茨如同往常那样懒懒的语气里微小的颤抖也让提督明白,这个孩子强忍着自己的情绪,还反过来安慰别人的时候,内心是有多么难过。

提督默默地退出了房间,随手带上了门。

房间里一片寂静,然而提尔比茨早就泪流满面,泪水打湿了手上画着俾斯麦的那一页,让画面变得模糊起来。她明白,不会再有第二个人能接受自己所有的坏习惯,在她不耐烦的时候答应自己所有任性和无理的要求,在她受委屈的时候抛下所有事情来安慰自己,虽然每次看着她躲在房间里偷懒都会不停地说教,但是却一直默许着自己的做法。她的姐姐,比谁都要坚强,比谁都要认真负责,也比谁都要温柔,是只属于自己的那份温柔。

从那时起,提尔比茨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仿佛就是俾斯麦附体一样,一夜之间崛起为舰队绝对主力。战场上的她永远冲在最前方,如同出鞘的利刃,毫不留情地撕裂敌人。“俾斯麦级二号舰提尔比茨,给我好好记住!”看着敌人在自己面前沉没,提尔比茨都会送上这样一句话,“姐姐,你看到了吗?我变得和你一样强大了”抬头看向天空,她又低声问道。

感言:是个突发奇想的灵感,但是我没想到写这个让我心情如此压抑,写完感觉自己都不会笑了。不知道对俾斯麦个提尔比茨两个人的性格是否把握准了,但是在我脑海里就是这样的,其他的也想不到什么了。毕竟有些情感只能意会不能言传,花费再多文字,用再多的修饰也是表达不出来的。

姐妹之间的情感,或许是在战争年代里,不论是尔虞我诈、阴谋与背叛还是每时每刻的牺牲、无法预料的明天这样的背景下仅存的几处温暖之一吧。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