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文循环

舰R唯一誓约舰俾斯麦。
没救的非洲咸鱼。
想和俾斯麦一起去世界旅行。

大家,我们明年再见

一些与本文无关的话:
问:你觉得自己写作是个什么风格?
答:开头靠灵感,中间靠想象,结尾很大几率沟进奇怪的地方(于是强行没有结尾)。经常写到一半,灵感没了,只好作罢(坑)。不会精炼语言所以写着写着就变成长篇小说了……

NEXT
正文
提督还记得以前在海军军事学院学习时,每年的公历最后一天,自己最喜欢和朋友说“明年见”,和教官说“任务可以明年完成”。而当三年后的他站在提督办公室里,曾经的同学都天各一方,再也未曾相聚。曾经的教官继续带着新的年轻人奋战在成为提督的路上,想必也不会记得太多平凡的名字。只有远方的家乡,和这眼前的港区,这两者是自己仅存的还能感觉到真实存在感的东西。

这是提督第一次在港区度过元旦。他任职的时间不算长,但是却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回忆,身边不仅有出生入死的战舰少女们的陪伴,还有在提督内部网络上发表博客和日志的那些虽然未曾谋面但却拥有共同心愿和话题的提督们。不论经历了什么,都不是只身一人,这种感觉给自己增加了面对现实的生活的勇气,大家都在相互扶持中成长,没有比这如同冬日阳光一样温暖的感觉更棒的了。

“等等我这是在想什么啊……”提督猛然回过神来,阴冷的冬日里久违的阳光透进窗户,斜着将办公桌上写满了密密麻麻提醒的台历照亮,12月31日,只有这一天的日期没有被划掉。

2015年的最后一天里,提督给全港区放了假,还动员大家进行了港区大扫除的活动,而他自己借着检查工作的理由四处乱逛,放着塞满了乱七八糟文件的办公室不管。在天龙的监督下,小学生们都在老老实实地打扫掉落的树叶,偶尔也会借倒垃圾的时间偷偷懒,只是没一会儿就会被天龙抓回来继续干活。逸仙则成了节日装饰的设计师,在她的指挥下,“元旦快乐”四个写着金色中文大字的红灯笼被挂在了港口大门上,在阳光下闪闪发光。声望和反击姐妹俩接管了厨房,得知消息的提督松了一口气,虽说英国以黑暗料理闻名,但是幸好也有很会做饭的人存在。内华达和俄克拉荷马正忙着清点港区酒馆里的存货,红酒和啤酒肯定是少不了的,如果是庆祝节日的话,起码要是平时两倍的量才足够。

提督敢四处乱晃的原因在于俾斯麦被他派去检查每个房间的整理情况,提督知道以她一丝不苟的办事标准,估计会遇到一些麻烦,所以要耽误很长时间,也就足够他四处溜达。“不过呢,把这当成一种节日前的放松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吧。”提督在心里这么说道,直接忽视了从战列区传来的巨大声响。晚会上要表演的节目?提督表示最好每个国家都能出一个节目,让每个人都能参与其中,所以把这个事儿一股脑扔给了每个国家的代表。

在回办公室的路上,提督还是撞见了俾斯麦,她正和以胡德为首的一队英国战列走在一起,提督以为自己的眼睛花了,于是在原地停留了几秒钟,然后就没来得及跑掉。“提督,”俾斯麦怀疑地看着眼前明显心虚的人,“您的办公室清理好了吗?我这就去检查……”“啊……别,俾斯麦你看我这不是在检查工作嘛,办公室我待会儿会收拾的。”提督两手一摊,笑嘻嘻地避开了那双认真的眼睛,选择错开话题,“话说你们在一起这是要做什么?”“逸仙小姐让我们几个去帮忙准备给大家的礼物,说是能够促进国际间的交流与合作,建立长久的友谊。”胡德微笑着回答说,她站在俾斯麦和威尔士亲王之间,似乎并没有注意到旁边两个人和身后罗德尼、纳尔逊脸上如同凝固了一般的微妙表情。看着眼前除了胡德之外表情颇为不自然的几个人,提督有些哭笑不得,气氛很奇怪,但是自己又不得不发言。“嗯,各位,一直以来都辛苦大家了。我知道你们都牺牲了很多自己的情感和原则来帮助我和整个提督府而战斗,守护大家的安全,真的非常感谢你们。看到你们能慢慢地走出过去的阴影,追求新的道路,我真的很高兴。”提督一边说着,一边把目光投向旁边港区外的大海上,还要一边努力不让自己的声音变小。

“提督还是这么容易紧张啊。”身后传来的声音让提督有些崩溃,下意识地反驳道:“哪里有,你看我都说出来了,已经很有进步了啊。”当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面前一干人都用怀疑和疑惑的目光盯着自己,而逸仙正站在身后仿佛是在欣赏着什么。“好了好了,不说了我去整理办公室去。”提督像是在掩饰什么一样飞快地转身走掉了,留下逸仙带着“国际友好团队”去准备礼物,一路上还顺便把提督那一段乱七八糟的英文翻译成更加好懂的说法重复给大家。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