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文循环

舰R唯一誓约舰俾斯麦。
没救的非洲咸鱼。
想和俾斯麦一起去世界旅行。

最后的两个月

按照命令,提尔比茨应该在3月20日到达波兰格丁尼亚。如同之前很多次一样,没有预兆,也没有任何解释,不过她早就习惯了。收拾好并不多的行李之后,她正要出发,传达命令的人却神秘兮兮地对她说:“到那里去之后,你会见到一个惊喜。”不等她继续问下去,那人就催促她赶快出发,一面头也不回地去汇报工作进度去了。

“惊喜什么的还真是麻烦。”提尔比茨懒洋洋地嘀咕着,迎着海风从舰装里拿出一叠剪报,都是关于德国首次研究的新型战列舰俾斯麦级俾斯麦号的消息和照片。自己自建造出来后,一次都没见过这个同级的姐姐,想到这里提尔比茨有些头晕,她有些庆幸自己没有跟她的姐姐一起生活。难道不是吗?照片上的俾斯麦穿着整齐的军装,面对镜头严肃认真,散发出来的威严几乎是整个德意志力量的象征。可以想象这样一个外表看上去相当死板的军官和自己这个懒散的人相处,估计自己先会被好好说教一番,然后被强迫着参加各种演习和训练,再也不能像之前那样悠闲了。

“但愿这次的惊喜不会是这个,否则我真的会挂掉啊。”提尔比茨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从她小心翼翼地把照片放进舰装里藏着的柜子里的动作来看,似乎又像是期待着什么一样。单纯地觉得相处的麻烦并不能掩盖她一个人待在港口的孤独,内心深藏的期待还是日益增加。所以就连她都有些惊讶于自己为何还会将这些东西珍藏起来时不时拿出来看看,仿佛这样做就能够让内心有一些依靠,让她觉得安全与温暖。

波兰格丁尼亚,提尔比茨的目的地。这里处于暂时的安宁之中,港区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德意志科技结晶俾斯麦刚刚接到了一条通知,说是自己的姐妹舰提尔比茨将于3月20日到达,要求前去接应。俾斯麦看起来做什么都非常优秀,一开始就被训练成一名军人,绝对忠诚,战斗力和执行力一流,是德意志的骄傲。背负着千万人的期望和野心,让她以全能的形象出现在所有人面前,面对这样难以想象的压力,她都能咬牙坚持下来。久而久之她已经接近麻木,逐渐远离正常人应该有的感情,变得如同机器人一样。这次自己从未见过面的妹妹要到港,这让这个优秀的军人有些紧张,因为并没有任何人告诉她应该如何与自己的妹妹相处。提到这个名字还挺陌生,但是却能在自己心里印下不可忽视的特殊印记,感觉到自己不仅仅是一堆机械零件,而是一个有亲人的人。“军人不能被感情所拖累。”她这样告诫自己,但是无法抵抗的疲惫与周围人对待武器的态度让她还是渴望一个真正能相信和相互关爱的亲人。

带着不同想法的两个人终于见到了面,相互端详了很久的两个人都保持着沉默。看见自己翻了无数遍的报纸上的人活生生地出现在自己面前,这确实是个惊喜。提尔比茨惊讶于自己会如此平静地面对自己想象中最坏的状况,悠闲的生活马上就要没有了?地狱一样的实战演习就要开始了?不,这都不重要,关键是从面前的人身上,她感受到的是不会消失的安全与温暖。很多年之后,提起这次会面,提尔比茨的大脑里全是那个英姿飒爽的身影,和自己一样的冰蓝色双眼里藏着常人难以看出来的温柔,让一切的一切都只能作为背景映衬。接下来的事情让内心紧张不已的俾斯麦觉得惊人的理所当然,仿佛是在什么时候重复过很多遍已经成为了习惯一样:提尔比茨懒洋洋地喊了一声姐,懒散的眼神里却透出认真的光芒。俾斯麦头一回不由自主地微笑起来,将手朝伸过去:“欢迎到港,提尔比茨。”

这或许就是姐妹之间的那种特殊的情感吧,百思不得其解的俾斯麦用这样的理由说服自己。暂时没有出征指令的日子过得宁静祥和,俾斯麦依旧坚持实战演习训练,提尔比茨也依旧宅在房间里翻着漫画书,或者是只画那一个人的本子,黑色的耳机从不离耳朵。俾斯麦每天早晨都会以德意志的骄傲这样的话说教一番,但是却也默认了提尔比茨偷懒的行为。面对敌人的炮火,有自己就行了,俾斯麦从心底里自私地希望提尔比茨永远都不要上战场,所以自己必须强大到足以好好保护她。提尔比茨虽然不怎么听俾斯麦的说教,但是在俾斯麦回房间的时候,她会离开温暖的床和被子,顾不上整理身上皱巴巴的衣服,沉默着抱住满身火药硝烟味的人,将脸埋进对方的肩膀,含糊不清地说着“姐姐欢迎回港”。只有这个时候俾斯麦才觉得自己的努力是值得的,才会褪去全身锋利的气息,散发出只对一个人的温柔。感受着那双温暖的手抚摸自己的头顶,提尔比茨内心持久的担心与不安才逐渐消失,此时她可以想象她的姐姐脸上肯定带着其他人绝对见不到的笑容,那双冰冷的双眼里早就融化了冰雪。

在两个月的时间里,俾斯麦多了一个姐姐的身份,让她感受到了和平与安宁的珍贵。她或许不相信有神明这个东西,但是她由衷地想感谢上帝。提尔比茨每天依旧懒洋洋的,但是她用笔,还用心把自己的姐姐每一个表情,每一个动作都记录了下来。

这段珍贵的回忆在5月19日凌戛然而止,突然到姐妹俩都没有任何准备。当天凌晨,俾斯麦接到秘密指令,要求她和欧根亲王出发进入大西洋参与莱茵演习行动。她没有告诉提尔比茨,在不惊醒她的情况下做好了一切准备。看着还在沉睡中的提尔比茨,俾斯麦给她压好被角,伸出的手在即将碰到粉红色头发的瞬间又收了回去。“等回来之后再告诉她好了。”俾斯麦这么想着,站在门口回过头来最后看了一眼,决然地离开了。

得知俾斯麦已经离开格丁尼亚的消息后,提尔比茨在港口坐了很久,虽然其他士兵告诉她俾斯麦不会很快回港,但是她觉得在港口至少要离得近一些。她等待的消息没多久就传开了,5月24日清晨在丹麦海峡,俾斯麦击沉了英国海军胡德号,击伤了威尔士亲王号,但是自己也被后者击伤;5月27日在比斯开湾,俾斯麦被以威尔士亲王为首的英国海军舰队集体围攻,最后沉没。

无法兑现自己的承诺,俾斯麦最后想到的是那个知道了自己出征后肯定会在港口等待的身影,那个自己发誓绝对要一直保护的人。如果这个世界上真的有神明存在,俾斯麦可以用自己的一切换来提尔比茨的安全。“真是个没用的姐姐。”她的意识逐渐远去。

在此期间提尔比茨多次请求出港(这里并不是历史,只是个人设定),但是都被驳回。在得知了俾斯麦沉没的消息后,她什么都没说,只是安静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过去的两个月时光还历历在目,但房间里已经没有了另一个人的气息,留给提尔比茨的只有她自己画下的那些画像。

俾斯麦的沉没让德国人不敢再将提尔比茨派往前线,而是用于牵制和威胁敌军的作用。这似乎也正好应了提尔比茨的愿望,她恢复了之前的习惯,一个人躲在房间里重复地翻阅那些报纸,无论何时都只有令人心疼的沉默围绕着她。她不敢回忆曾经,反而是努力地忘记。

……

……

……

俾斯麦从睡梦中醒来,窗外的月亮洒下雪白的光,被子里冰凉得如同那时争相涌入破碎身体的海水。“提尔比茨。”她轻声念道,没办法阻止脑海里如同电影一样播放的回忆。“这一次,我绝对会好好保护你,保护大家。无论在哪儿,你都要好好活着。”

……

……

(好吧其实是我写着写着就想睡觉了……)

历史上俾斯麦与提尔比茨只有短暂的两个月左右的同港时间,之后发生的事情就不说了,一直都觉得相当的虐。

写着写着就感觉文风不对了,有点头重脚轻的感觉,加上刚开始写的时候头脑清醒,写着写着就有点想睡觉,大脑反应不灵敏了,于是应该是一篇很不错的文章(自认为)就变成了现在的半成品……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