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文循环

舰R唯一誓约舰俾斯麦。
没救的非洲咸鱼。
想和俾斯麦一起去世界旅行。

港区下雪了

下午当提督还在回港区的路上时,天空就已经开始下雪了。

这也是港区第一次下雪,根据提督内部网络新增的天气预报的消息,所有海域似乎都有降雪,温度都达到了零下。提督对温度的数值并不敏感,但是他一直都记得,在海军学院上学的时候,教官告诉他们,四月份北大西洋夜晚海水温度为零下二度甚至更低,而人在这种温度的海水里,加上还有海风,过不了多久就会死亡。提督开始惦记起每天都要航行在海面上的少女们,这样的温度下出征可是相当危险的事情。

等到提督走进港区大门,首先看到的就是在已经被雪覆盖的地方,驱逐们正欢快地打闹,雪球满天飞,还有各种各样奇形怪状类似雪人的东西。天龙站在一边,静静地看着她们奔跑和打闹。“似乎这场雪给港区带来了更多的欢乐啊。”提督默默地想道,突然听到天龙的喊声,还没反应过来,一个雪球不偏不倚正好打在了脸上。逆着飞行轨道的方向看过去,调皮的基阿特正朝自己挥手,脸上满是得意的神情。旁边的基林看见了,一个雪球砸在基阿特头上,旁边的驱逐们都笑了起来。提督也跟着她们大笑起来,弯腰抓起雪球和她们打起雪仗来。天龙在一旁看着提督不停地被围攻,脸上写着“真是拿这个人没办法”。

等提督全身湿透地回到办公室,逸仙早就泡好了热茶。提督用冻红了的手接过热腾腾的杯子,觉得寒冷一下子都跑掉了。“逸仙,这么冷的天气,你们又没穿大衣,肯定很冷吧。”“提督,您大可不必担心这个。我们在建造的时候就必须达到满足全天候任何环境条件下的作战要求,包括夏季高温和冬季海水结冰在内的情况,对我们而言都是没问题的。”逸仙微笑着说,提督把身上的大衣裹得更紧了。“不怕冷可并不意味着不会冷,毕竟你们不是钢铁,而是人。所以,你们可千万别逞强,任何情况下必须保证安全第一。”提督严肃地说,但是寒冷导致的颤抖使得原本命令的语气变得有些底气不足。逸仙被逗笑了,她朝提督点了点头,“我一定会通知所有人的,您放心吧。”“对了,仓库里的资源,除了日常需要的,全部都发给大家,可以添一些过冬的用品。”提督闷在杯子里说着,“唔,在杯子里说话声音变得好奇怪”。逸仙看着正对着杯子说话说的开心的提督,有些哭笑不得。于是将提督的命令原封不动记下来之后,就离开了办公室。

晚上,提督看着窗外,深蓝色的天空依旧在纷纷扬扬地飘洒着雪花。远处黑色的海面比平时颜色更深,也更平静,仿佛像是被冻住了一样。这样的海洋是不是比平时更加难以猜测和琢磨,也是不是更加难以航行和采取行动,这些他都无从得知。但是他只知道,哪怕前方真的是有硬得像铁的障碍,自己也绝对要前进。就像他的战友们,同伴们,她们从遥远的海底重新找回自己,来到他身边一样。

PS:关于文中描写教官讲述的那一段,是泰坦尼克号沉没时的情况,也确实是我们老师曾经讲过的例子,当时我们上的课是《船舶概论》。顺带说一句,我是船舶电气自动化专业的,是不是和战舰少女们很有缘分呢……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