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文循环

舰R唯一誓约舰俾斯麦。
没救的非洲咸鱼。
想和俾斯麦一起去世界旅行。

脑洞文:打败魔鬼的方法

同样是翻找最近的笔记时发现的没有写完的片段,里面有我对深海和战舰少女的某些脑洞设定(生物—机械和机械—生物),还有待完善。有些在我所学知识的基础上不科学的地方,我也一直在思考,目前似乎有了一些改进。
最近是好想填脑洞啊但是又不想动手写,感觉好烦躁……

正文

战争已经持续了两个月。

大海不再平静,而是随着战斗的进程变得汹涌咆哮起来,似乎它也能看见硝烟里不断逝去的生命。

提督站在已经被轰塌的港口,身后的提督府早已千疮百孔,被炮火熏黑的墙壁残缺不全,就像一张扭曲的脸。两个月之前,当他接到紧急战斗指令的时候,身后站着的是一百多位战士。在此之后的时间成了生命的倒计时,眼睁睁看着一个个熟悉的背影远去,自己却没有任何能力阻止这一切。

战争暂时因为双方战力相当而僵持不下,进入短暂的和平期。陪在提督身边没有受太大损伤的只有逸仙,在资源见底的时候,根本没有任何办法治疗和修复那些炮火造成的可怕损伤。

短暂的和平期并没有缓解人类提督的内部斗争,后者反而愈演愈烈,指责与怀疑声不绝于耳。提督第一次感觉到了一丝绝望,对杀不死打不尽的敌人的绝望,和对总督府永远坚持利益最大化的绝望。他想到那些永远沉睡于海底的舰娘们,在战场上战斗的时候,她们面对炮火可曾畏缩过?面对死亡可曾绝望过?自己除了眼睁睁看着这一切,并不能改变什么。相互守护的誓言随着一方彻底消失而成为永久的伤痛,自己根本没有资格带上她们用生命换来的功绩与荣耀。

“说到底,是我还不够强大吧。如果我足够强大,强大到能打败一切敌人,就能保护她们。我需要力量,能踏平一切的力量。”

“提督卡尔文无条件承担因指挥不当造成极大利益损失的责任,自愿辞去提督一职,港区所有事物全部归属总督府安排。”

“我就知道你还会来找我。”带着嘲弄和得意的声音响起,“当年你和那一群人一起,拼命反对我所提出来的猜想实验,还向总督府施压,让我不得不放弃这项伟大的工程。不久之后,浪潮平息,和总督府对抗的人都没有好下场。我听说你亲手杀死了最好的朋友才苟且偷生,到如今这个地步,你还是摆脱不了给身边的人带来死亡的诅咒啊。”听到这些往事,卡尔文表情阴沉下来,显然是被揭开了血淋淋的伤疤。

“我可不是嘲笑你,我只是让你好好记清楚过去的事情,然后明白需要付出什么代价。”实验员打扮的人不以为意地说着,看到来人被自己轻而易举地刺中弱点,让她觉得很有成就感。“我需要力量,能打败魔鬼的力量。我什么都没有,只有这条命可以拿来作为代价。”卡尔文张开双手,示意自己没有任何反抗能力。“你的命不值钱,不过作为第一个活体试验品还是相当有价值的。”“如果我的加入能加快实验进度,我愿意接受任何实验。”“你没有选择的权力,毕竟求人办事的人是你。”

……

“生物—机械和机械—生物是两种完全不同的形态,就好像是两条相背的平行单行道。战舰少女和深海舰队就属于机械—生物形态,起源是钢铁,最后却拥有了自我意识。人类一直在研究她们的诞生过程,但是一无所获,就连战舰少女的建造,都是以深海舰队基地里夺取过来的建造机器为基础,投入不同比例的四种资源试探出来的,而人类对这种机器的研究一直毫无进展。机械—生物形态的实现,就是寻找让一块钢铁拥有生命的方法,几乎是违背自然规律的。我们只能将她们的诞生归结于大自然的创造,因为一切生命规律都来自自然的力量。”

“既然正向研究行不通,就有人提出,是否可以反向试探生物—机械这条路,从中找到有所启发的东西。我的实验也是基于这一构想,将生物改造成机械,听起来不可思议,但生命的力量是强大的,强大到难以想象,甚至能创造奇迹。”

“以修改细胞遗传信息的方式,使得生物体能制造类似于昆虫甲壳一类的东西,不过材料是钢铁。这种装甲本身只是一种没有生命的东西,但是却能通过和肌肉的连接接受神经的控制,成为生物体的一部分。”

“使得装甲向武器方面成型,就需要更多的遗传信息控制。武器的一系列动作,都必须如同编程一样写入遗传信息,时刻受到有意识的控制。”

“修改遗传信息时,必须保证控制生命活动的基础基因在外来基因片段的表达中不受影响,维持生命最基础的功能。”

“神经系统是最复杂的部分,也是控制机械的关键所在。一系列的反射……”










评论(2)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