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文循环

舰R唯一誓约舰俾斯麦。
没救的非洲咸鱼。
想和俾斯麦一起去世界旅行。

提督与俾斯麦 生日

从早到晚断断续续写出来的,出门办事的时候都还在想怎么写呢,但是和昨天晚上一样没什么灵感……
所以很大概率会出现逻辑混乱,思维断点……

今天一大早,俾斯麦就发现有些不同寻常。首先提督办公室里空无一人,原本平时喜欢赖床的提督早就起床离开了,只留下了一张纸条,说是有事情要外出,但昨天港区并没有接到来自任何地方的召集通知。办公桌上堆满了各式各样带着贺卡的礼物盒,俾斯麦知道那是趁着半夜大家放在提督办公室门外的情人节礼物,里面的巧克力都是提督喜欢的口味。她还记得昨天晚上自己在处理完文件后,欧根亲王过来敲门。

“欧根?”俾斯麦略微惊讶地看着进来的人,“这么晚了还没休息,有什么事吗?”“俾斯麦姐姐,你的礼物准备好了吗?今天晚上就要送过去啦!”欧根比划着一个礼物盒的形状,俾斯麦的表情越发疑惑起来。“礼物?明天有谁过生日吗?”俾斯麦将桌上的台历拿到眼前看了看,14号的日期下面印着“情人节”三个小字。“唔,情人节?”俾斯麦照着念了出来,看着欧根,一副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样子。“情人节,俾斯麦姐姐,巧克力啊!”欧根重复了一遍,有些惊讶于老朋友的表现,而后者这才想起来什么。“今天早晨有几个驱逐小朋友问提督喜欢什么口味的巧克力,提督也和你一样完全没意识到,还奇怪的说为什么今天驱逐们都想吃巧克力。”欧根边说边忍不住笑出来,说起来俾斯麦的反应简直和提督一模一样。

所以当提督起了个大早,一边不停念叨着要去办的事情防止自己忘记,一边毫无防备地打开了办公室的门时,下一秒他就被堆了半人高的大小不一的礼物盒砸了个正着。这些礼物盒被靠在门上,因为形状各异而形成了一座不稳定的小山。办公室的门是朝里开的,是为了避免开门时打到走廊上经过的人。所以一旦失去了门这个依靠,礼物山就崩塌了。提督站在这堆礼物中间,至少愣了一分钟。随后他蹲下身子,看到了附在盒子上用不同语言不同笔迹写着的贺卡,才知道“原来今天也是情人节啊。”

俾斯麦想着提督很可能又溜出去偷懒了,这种解释说得通。但是她又回想起来,一大清早自己平时喜欢宅在宿舍不出门的妹妹都干脆地从床上爬起来,破天荒的对她说“姐姐早安,虽然觉得很麻烦,但我今天还是要听提督的话起早床。”“提督的话?”“是啊姐姐。”提尔比茨懒洋洋地点点头,没有透露任何其他的信息,一转眼就出了门。平时自己怎么说都没效果,这一次提督就能轻易说动自己的妹妹,俾斯麦百思不得其解。但是提督不在,今天的工作是两个人的份,所以俾斯麦很快地回到秘书舰办公室,像往常一样全身心投入工作之中。

这个时候提督正躲在资源仓库最里面的小隔间里,站在门边看着手表计算着时间。在他身后坐满了前来“帮忙”的少女们。“这个时候俾斯麦大概已经开始工作了,我找了几个跑得快的驱逐在办公室周围盯着,应该没有问题的。”提督转过身来说,“现在进入正题好了。”“提督,提尔比茨是什么时候到港的?为什么从来没看见过她?”欧根亲王奇怪的问,所有的目光都转移到埋头在漫画书里只露出粉色头发的家伙身上。“圣建日那天来的,之后就一直宅在宿舍里,连俾斯麦没办法把她拖出去出征。”提督耸了耸肩膀,“如果不是因为要准备给俾斯麦庆祝生日,你们也不会在这里见到她。除了漫画和游戏,这家伙只有听到俾斯麦的事情才会有精神的。”提尔比茨不乐意地从漫画书后面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提督,眼神里写着一个大大的“哼”字。欧根亲王在旁边轻声说了一句“姐控”,提尔比茨马上就把目光扫向她,两个人谁也不让谁地盯着对方。

“嗯,你们都是和俾斯麦有联系的人,先从提尔比茨开始。你最了解俾斯麦,说说看她都喜欢什么?”提督满脸期待地看着她,旁边胡德表面上似乎是在聚精会神地品茶,但视线却从举起的茶杯后面偷偷地注视着。威尔士亲王摇晃着酒杯,盯着晶莹剔透的酒液若有所思的样子。“我姐姐她衣柜里除了军服没有其他的衣服,书架上都是军事书籍,桌上放满了武器图纸。平时的爱好除了看书工作就是出征,说话不会开玩笑也从不会直接表达内心。提督你为什么会选姐姐这样古板没情趣的人作为誓约舰呢。”提尔比茨头也不抬地一气呵成,所有人都愣住了,会场一片寂静。打破这个氛围的是胡德的笑声,她甚至都没拿稳茶杯,一些红色的茶水洒在了衣服上。提督感觉看向自己的目光越来越多,自己的脸也变得越来越烫。“喜欢就是喜欢……没……没理由。”躲避着提尔比茨尤其明亮的目光,他侧过头去扶了扶头上的帽子。“真是不坦荡,和姐姐一模一样。”提尔比茨小声地说着,旁边的欧根噗嗤一声笑出声:“说起来昨天俾斯麦姐姐还问我今天是谁的生日呢,姐姐还是老样子,忙起来什么都顾不上了。”

两个人用的都是德语,除了见多识广的胡德之外谁都听不懂。威尔士亲王清了清嗓子:“提督,我来补充一下吧。那个德国人为数不多的爱好里有一个是喜欢喝酒,并且只喝德国黑啤,对其他国家的酒并不感兴趣。作战的时候会习惯性地找到最强大的对手,开炮时通常会……”“大哥,果然还比自己更了解自己的是敌人啊,你这是观察得多仔细啊……”提督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而威尔士亲王只是微微一笑:“确实是的。对敌人多了解一分就是增加了一分胜利的几率,虽然我们现在不再是敌对,但是已经成为一种习惯了。”“德国人都不喜欢文学,不懂得欣赏,而且普遍都是呆板严肃没有感情的。嗯,就连她养的猫也一样。”胡德适时地补上了一句。“俾斯麦姐姐是个严肃认真的人,对待所有的事情都是这样。虽然有的时候不说出来,但她对待您一定是用心的。所以说提督,你要好好对待俾斯麦姐姐。”欧根亲王笑眯眯地接上话头,提督捂住了自己的脸。“所以说了这么长时间。我还是不知道送什么好。”“提督,恕我冒昧。能得到您的关心与爱护,其实就是给我们每个人最好的礼物。”逸仙轻声说道,声音不大的话语却在耳边久久回响。

俾斯麦在办公室一待就是一整天。等到她从厚厚的文件中抬起头来望向窗外的时候,太阳早就落山了。这个时候隔壁的提督办公室都没有动静,想必提督依旧没有回来,于是她站起身来打算去确认一下。一打开门,提督正站在门口犹犹豫豫的样子,被她的突然出现吓得咳嗽连连。“俾斯麦,现在跟我走,快点。”提督一脸的决绝,抓起她的手就跑了起来。“什么都别问,过会儿你就明白了。”提督又说。

在此之后,她看到了食堂里已经被装饰起来了,正中央的横幅上写着“祝俾斯麦生日快乐”的字样,有人在上面画蛇添足地加上了英文和中文,显得有些搞笑。俾斯麦认出这歪歪扭扭的字是提督的。最里面的位置前的桌上放着一堆礼物,中间是一个巨大的蛋糕,蜡烛的火焰明亮而温暖。其他的位置早就坐满了,驱逐们的兴趣一大半是那个看起来很棒的蛋糕,而安排在俾斯麦身边的位置上坐着的有她曾经的对手,也有她的姐妹和朋友,这个时候她们的脸上都有共同的表情,祝福与高兴。

清冷的月光下,港区的岸边有两道人影慢慢的散着步。“已经过了这么久,诞生之日的场景早已随着我的沉没而遗忘。但您还记得这个日子,这对我而言是无比荣幸的事情。俾斯麦级俾斯麦号,将一直陪伴在您身边,您就是我的荣耀与胜利。”清冷的语气里出现了一丝难以分辨的激动,“您就是我最好的礼物。”提督转过身来,看到了一双比任何时候都要温柔的眼睛。“生日快乐,俾斯麦。”他笑着说,不同于平时的躲闪与胆小,他向前一步,张开了怀抱。人影重叠在一起,在带着寒气的海风中紧紧相拥。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