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文循环

舰R唯一誓约舰俾斯麦。
没救的非洲咸鱼。
想和俾斯麦一起去世界旅行。

提督与俾斯麦 看月亮

这篇文是在那一次更新双技能的版本的时候写的,当时在贴吧里也看了很多关于这个的讨论,也有自己的想法。
现在被我从草稿堆里翻了出来。虽然当时感觉还差一个结尾,不过对于离开了一个月又回来的我来说,感觉这样就挺好。

正文:

一轮明月照亮了夜空。明亮的月光透过走廊的栏杆,被分割成一块块的形状,整齐的投射在地上。
脚步声出现在走廊上。处理完工作之后,来到办公室外面的他抬高了帽子,让自己能够将难得的月色全部收入眼中。除了明亮的月亮,下方那些形状奇特的深色云彩更能够引起他的遐想,让他彻底放松下来。
办公室就在港区一楼,离港区广场还有几步阶梯。提督左晃右晃,在向下的楼梯出口处发现了要找的人。

“我听说猫都特别喜欢看月亮?”他边打趣边走到那个背对着他坐在楼梯上的身影旁边。奥斯卡突然从广场下面跑上来,一头扑进他的怀里,吓得他差点向后栽倒。“说不定,您说的没错。”猫的主人转过头来,往旁边稍稍挪了挪。她刚才确实正盯着月亮,那双血红色的眼中不像白天那样充满冷漠,而是沉淀着一些情绪。
提督挨着俾斯麦坐了下来。两个人非常默契地看着月亮,什么话都不说。奥斯卡在提督的怀里享受温柔地抚摸,那双眼睛明亮得吓人,充满着捕猎者的光。

“今天的月亮真好看,”提督发出了感叹。他伸出手来,仿佛是想抓住夜空最亮的光,“但是我听说晒月亮会变黑。”
大概是没办法理解他跳跃式的思维,俾斯麦并没有回应。提督绞尽脑汁想要找到一个能够交流的话题,但最后还是徒劳地叹了口气,继续望天。
“长官,如果有一天,我的能力不足以领导港区,您还会像现在这样信任我吗。”俾斯麦的语气非常严肃,连称呼也用改成了正式的用语。
“俾斯麦你在说什么?”提督有些懵了,“无论你变成什么样,你永远都是我的第一旗舰。”
得到了这样的回答,俾斯麦并没有将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提督似乎是反应到了什么,站起身来,把奥斯卡放在自己的肩膀上,随后半蹲在俾斯麦身前。

“看着我,俾斯麦,你都知道了什么?”提督问,俾斯麦终于收回了远望的目光,她站起身来,以正统的军人姿势做起了报告。
“在您的邮件里,我看到总督府正在进行的更新计划,关于……”“噢那玩意儿啊,我还没仔细看呢。”提督挥了挥手,“我只知道这个计划基本上是定型了。”俾斯麦的眼神暗淡了些许。

“我知道,俾斯麦,很多提督都在讨论关于你的能力。有些人觉得不仅现在的能力并没有太大用处,而新觉醒的能力反而看起来更加……没什么用。但是那又如何?对我个人而言,这并不会影响什么。”提督皱了皱眉头,很罕见地没有给正想要说什么的俾斯麦机会,“按照你的想法,以港区为重,肯定会建议我把旗舰换成能力更强的其他人,对吗?”
俾斯麦点了点头,刚想说什么,提督已经绕到俾斯麦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反正在我心里,你一直都是最强大的。”说完他就三步两步地跳下港区的台阶,原本趴在肩上的奥斯卡也跳了下来,对夜间探索充满了兴趣。

“但是,恕我直言长官。”俾斯麦的身影依旧挺拔,语气也恢复了往日的严肃,“您这样的决定是非常轻率和不负责任的。如果在作战中还坚持这样的安排,舰队会遇到更多的危险。”

提督光顾着把奥斯卡像电影狮子王里,狒狒长老对小辛巴做的那样高高地举起来,奥斯卡似乎对天上的那个亮亮的东西特别感兴趣,伸出爪子乱抓。过了几分钟,奥斯卡才放弃了这个打算,叫唤着让提督放它下来。

“我知道上次那个女武神的行动,港区的实力确实不够。但是俾斯麦,我个人的想法是,超过了能力的东西,不管是什么,我都可以不要。比起追求那些不一定能够拿到手的东西,我觉得我还是对现在的一切更加满足。”提督取下帽子,摸了摸脑袋,标志性的动作。

“不管以后有什么行动,我们是可以选择的。打得过就打,打不过的话我们就撤。但是我觉得,这对于你,你们大家来说可能不公平。”提督摊了摊手,看着俾斯麦,“追求胜利和荣耀,可能才是你们更想要的。只是我觉得,如果武器存在的意义是在战争中创造胜利和荣耀的话,我更希望我们大家都能在和平的年代什么都不做,每天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做一个普普通通的人。从这种意义上来说,胜利也好荣誉也好,都不那么重要了。”

评论(5)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