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尔文循环

舰R唯一誓约舰俾斯麦。
没救的非洲咸鱼。
想和俾斯麦一起去世界旅行。

提督的港区日常

是个晴朗的冬日。
和记忆里阴沉而灰暗的天空不同,在称得上是灿烂的阳光照耀下,一尘不染的天蓝色才是这个温暖冬日的主色调。
在感叹今年冬天不太冷的同时,提督还是老老实实把冬季制服扣得严严实实。阴影之中可能会有冬天冷酷的一面,但是一旦踏入阳光之下,就如同被一双温暖的双手拥抱一样,有种身处阳春三月的错觉。
在没有战事的和平时光里,广场上都是出来晒太阳的人,当然少不了摆在木制圆桌上雪白的瓷杯,盛着深红浅金的茶水,散发出淡淡清香。
金色头发的英国淑女悠闲地举杯,两只猫咪在阳光下懒洋洋地享受温暖。坐在桌边的不仅仅是英国人,提督至少还看见了带着全套意式咖啡用具的意大利人,还有斧头不离身的美国人,锋利的刃边反射刺眼的光芒,晃得提督眼前一花。
提督眯着眼睛,仔细瞧了几眼。似乎没看见红酒杯,倒是看见了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粉红色头发。提尔比茨出现在英国茶会上算是不多见,陪伴她的还是不知名字和内容的神秘书籍,大概连俾斯麦都不知道这些书的详情。
海面上的呐喊和水花声成功地再一次分散了提督的注意力,将他的视线牵引到离港区不远处在海面上进行的临时演戏中。提督一直都觉得,金色和蓝色是两种绝配的颜色,在他眼中就是至高无上的神圣。金色长发在阳光的附镀下流光溢彩,蓝色的披肩在开足马力引发的气流中随风摆动。白色的圆形炮塔发出轰鸣声,还有那柄极具特色的手杖,挥舞起来,残留下金色的光芒,和流星一样耀眼。
“年轻真好啊。”提督发出不符合年龄的感叹,年轻的前卫,他总是这么称呼,在海面上用全力和她的前辈切磋,这股气势真是活力无限。提督没见到的红酒杯的主人,威尔士亲王,正从容地用她覆盖着冰冷而坚硬的装甲的右臂,接住了前卫的全力一击。金属碰撞产生的火星或许在白天并不显眼,但伴随着沉闷的金属振动声,带来的感官刺激可比软绵绵的阳光更带劲。
提督头一回感觉冬天的阳光有巨大的催眠作用,正当他意识模糊的时候,耳边炸响的声音差点让他从椅子上弹起来。“少年,你看起来无聊得快要睡着了啊。正好,要陪我玩几局吗?”内华达独有的大嗓门赶走了缠着提督的瞌睡虫,回神的提督看见了那双红蓝双色眼睛里的光芒,立刻摇了摇头。“内华达,你知道骰子啊扑克牌啊我都玩不过你。啊我知道啦,不用和我赌,今天酒钱算我的。”达到目的的内华达把挂手上转圈儿的左轮手枪收了回来,“这可是你说的,少年。这一次就算了,下一次换俄罗斯转盘吧。”旁边的俄克拉荷马想要解释几句,也被内华达拖着往酒馆走。“俄罗斯方块还可以,俄罗斯转盘就算了。”提督朝她们的背影大声喊了一句,回答他的只有内华达的大笑声。
正是这个空当,提督并没有察觉身后的脚步声。正当他松了一口气的时候,一个黑影从背后突然撞上他的肩膀,又把提督吓个半死。
是奥斯卡,它跳到提督的腿上,伸了个懒腰,随后就用那双明亮的眼睛盯着偷懒的提督。在这样的眼神进攻下,提督就差举手投降了,这个眼神让他瞬间联想到它主人……
“长官,您又在走神。”是俾斯麦,提督认命一般地坐直身子。“我记得您当初说,把文件搬到港区广场上是为了能让落枕的脖子快点好起来,现在看来似乎作用不大。”俾斯麦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提督摸了摸脑袋。“是没什么作用,越来越严重了,我现在可是僵硬得像个木头一样。”刚刚扭了扭头,提督就疼的龇牙咧嘴。
这时候,一双略微冰凉的双手落在他的脖子上,随后,轻柔而有力地向双肩移动。明白过来俾斯麦是在给自己放松肌肉,提督这才慢慢放松下来。“老毛病了,反正每年冬天都会肩膀疼,这次扭到脖子只是个开始。”“您要是不那么逞强,大概会好一点吧。”俾斯麦说。她的手指刚刚在某一处僵硬的肩部肌肉按下,提督立刻发出了痛苦地嚎叫,许多双眼睛盯了过来。
“嗷疼疼疼啊俾斯麦……”提督在椅子上挣扎,就像被按在案板上的鱼,但俾斯麦的手仿佛有千斤力量,将他按在椅子上动弹不得。“长官,不要乱动,您只需要放松就好。”“咳,俾斯麦,我昨天确实想过,很冷的冬天,如果有人能从背后抱住我,我会觉得很温暖,也能让肩膀不会那么疼。没想到今天实现了,但是这差距有点大啊……啊疼……”
“笨蛋提督,你的要求太高了,好好享受姐姐的按摩吧。”提尔比茨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离提督不远的地方,正眯着眼睛看着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的提督。似乎是看见了那双眼睛里红色的光,提督乖乖地闭上了嘴。
于是在温暖的阳光之中,港区又度过了和平的一天。当然,提督不得不继续撑着僵硬的脖子赶在睡觉之前处理完白天偷懒留下的文件,这就导致第二天提督的脖子疼的更厉害了……

END

啊其实,我也挺想知道被人从背后抱住的感觉,是不是很温暖。因为每年冬天肩膀的老毛病都会犯。当然钻进被子似乎也能勉强有点用……
还有啊,落枕的感觉真是太可怕了,脖子里就像卡进了一根棒子一样……
最后,今年冬天确实很温暖,或者说,暂时还挺温暖。

评论(5)

热度(6)